不忘初心,

60岁依然宝刀不老。

实力

清流综艺《国家宝藏2》强势归来,

第一期播出后就得到了高分9.3。

节目中,故宫博物馆展示了李白留下唯一的

一副手写真迹《上阳台帖》。

苍劲挺秀,恣意万千,

笔起笔落,飘逸豪放。

而它的守护人之一

正是被誉为现代“李白”的濮存昕。

从1991年开始,

濮存昕便开始演话剧《李白》,

一演就演了快三十年,

这位“李白专业户”对李白的故事

更是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他是大众心目中的男神,

上到80岁,下至8岁,老少通吃。

仔细回想,

他的面孔竟然贯穿了整个童年回忆。

如今看着已经64岁的濮存昕,

不禁让人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可就在前段时间,

这位德才兼备的“老”艺术家,

却因为一句话,

激起了网络的千层浪。

原来,在话剧《哈姆雷特》的演出结束后,

濮存昕久违地接受了记者采访,

在被问到近期有没有影视作品时,

他说:“不会,不会有影视作品。”

“影视作品也没有我的活儿,

我演的东西没人看。”

演的东西没人看?

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有些人凭借着瞪眼式的演技,

混得风生水起。

还凭借着后期抠图的电视剧,

获得各种奖项。

而资深老戏骨,

如今无戏可演?!

时代抛弃你时,

连个招呼都不打。

在这个流量明星的市场里,

相比之下,很多的老戏骨

确实没法博得更多的眼球和关注,

也就没有所谓的商机。

纵观整个娱乐圈,

大家纷纷用人设包装这些艺人,

“吃货”、“锦鲤”、“自黑圣手”,

人设虚虚假假,

却被玩得天花乱坠。

流量也同样可怕!

微博仅仅四个字“说点啥呢”,

加上几张图片,

就带来了993万的转发量。

明星恋爱、结婚,

整个微博系统直接瘫痪。

而老戏骨的电影,

却无人问津。

在前几年,

流量明星+大IP(知识产权)

=关注度=票房号召力。

而现在,这个公式早已变了味。

但细数这些流量明星的作品,

却无一逃过低评分的魔咒。

好的作品需要好演员,

好演员也需要好作品来增加曝光度。

可如今,流量明星的作品,

却硬生生拉低了影视市场的水准。

在面对这个现象时,

专家的这么解答的。

绝大多数流量明星都不会演戏,

他们没有接受专业的训练。

不花时间熟悉剧本和片场,

更不会认真地去琢磨演技。

关注度极高,口碑值却扑街,

要的是流量带来的商业价值,

无所谓成就好演员的,

是过硬的作品和扎实的演技。

王菲之前就道出了这个道理:

“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此,

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一个消失。”

真是铁打的流量,流水的小鲜肉。

空有一身的演技,

却无处施展。

是这些老戏骨的宿命,

还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或许有人会忘记这些老戏骨的经典表演,也忘记濮存昕是一个多优秀的演员,但我没有。

当年他是众人心中的偶像,也是令人佩服的好演员,还是一枚妥妥的“宝藏男神”。

24岁那年国家恢复高考,

濮存昕“高龄”考入了空政话剧团,

与李雪健、王学圻成了同学。

在这里待了9年,

他就踏踏实实地跑了9年龙套。

1987年,33岁的濮存昕,

正式调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这才成为话剧演员,进入了影视圈。

可初到人才济济的人艺,

刚开始濮存昕只得到一些客串,

有时整场戏下来连句台词都没有。

连宋丹丹都直言:

小濮啊,当时我们是真的不看好你啊。

但他凭借“割麦子的精神”,

扎扎实实地投入每个角色塑造,

那个时候,

他用最“笨”的办法,

一步一步地磨砺自己的演技。

他是《编辑部的故事》里的诗人,

才情浪漫,潇洒不羁,

虽然只出现几个镜头,

却一下击中了少女心,

让观众记住了他。

在《英雄无悔》中,

他饰演刚正不阿、

玉树临风的公安局局长高天,

播出之后,

以席卷之势红遍大江南北,

更是获封“师奶杀手”之称。

他的弘一法师,

安静中却充满力量。

还凭这个角色夺得了

金鸡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为了演好《最爱》里的村长,

他将台词一字一句抄下来,

仔细揣摩角色的情景,

为了让反派角色更深入人心,

他自毁形象,

非要给自己戴个猥琐的假牙和头套。

他的“牺牲”换来了

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男配角。

在话剧《李尔王》中,

他将莎士比亚笔下的李尔王,

演出了傲慢、咆哮、疯癫、彻悟的复杂一生,

一场戏下来,

让人波动跌宕,久久无法平静。

为了更好地呈现出李尔王的内心和表情,

他拒绝假胡子,开始蓄起了胡须。

看着他平时胡子拉碴的形象,

朋友们没少开玩笑:

你这样出去,形象都没喽!

但濮存昕霸气回应:

形象什么的,大家爱怎么看怎么看,

重要的是大家能记住我的李尔王。

在刚开始塑造李白时,

为了能更贴近角色,

他认真研读剧本,

诗词歌赋、野史正剧,

凡是能挨上边的都没放过。

他创造了话剧舞台上的李白,

演技更称得上教科书的级别。

面对赞誉,他也毫不客气:

“我在台上是卖命,

你们能不看我吗?”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是的,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没什么好着急的。演员诠释角色,角色反过来成就演员。演什么像什么,这就是实力。

专业之所以为专业,是因为他们花费在一件事上的时间、经历、代价是别人的无数倍。在他们面前,业余的人真的不足挂齿。

这是一群真正为了演戏而演戏的“疯子”。他们刻画的人物,入木三分,经典纯粹。他们更多的是把时间放在角色的打磨上,一个个人物形象鲜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人看得酣畅淋漓。

即使在现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依然孑然一身、专注如一,为了喜爱的舞台鞠躬尽瘁,称他们为好演员,他们配得上。

濮存昕凭借着扎实的演技,

红了这么多年。

接的广告却屈指可数。

可一旦有人请他参加公益广告的拍摄,

或者公益活动,

他都二话不说,积极协调时间,

并且分文不取。

这么多年,

他频频出现在公益广告中,

被称为“行走的公益广告”。

公益活动中,

他每每都以朗读者的身份出现。

十几年如一日对于台词的完美追求,

他的声音饱满有力,富有情感。

即使是与科班出身的主持人站在一起,

也毫不逊色。

之前参加《朗读者》

诵读老舍的《宗月大师》,

浑厚深沉的嗓音、惟妙惟肖的模仿,

声声入耳、扣人心弦。

有人说,他们不是没戏演,明明是这些老戏骨,瞧不上剧本不演罢了。

濮存昕也坦言,他也并不是排斥演电影电视剧,而是在这个以流量和票房标榜的市场,想演的越来越少,这是当下电影和电视剧的生态问题。

拍电视剧是为全国人民服务,拍电影是为艺术服务,但电影向商业过渡到已经几乎没有艺术的空间,专注于舞台,只是为了专注于艺术。

就在去年,濮存昕排演了8个剧,

日程已经排到了2020年,

对于他而言,有舞台这个庙门就够了。

60多岁的濮存昕,依旧宝刀未老!

难怪白岩松说他有着

“一个年轻老头的傲娇”。

有些人,即使无戏可演,

大师依然是大师。

在一次分享中,

濮存昕说过:

人生不过是玩、学、做、悟、舍、了,

这几个字。

舍和了是如今他要面对的课题。

在之前的采访中,濮存昕就感叹自己已经老了,他也从来不霸戏,甘愿退居二线,做配角,给年轻人更多的历练机会。

如今60多岁卸下一身职务的濮存昕,

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话剧表演中了。

相比于影视条条框框的束缚,

戏剧表演更让他享受表演。

江山代有人才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如果没法阻止时代的前进,

就努力在短暂的人生里,

在合适的领域里,

留下影响时代的烙印。

罗曼罗兰说过:

世界上有着一种英雄主义,

就是在注视过生活的真相后

依然热爱生活。

没有人能比濮存昕更清楚现状,

面对质疑他也霸气回应,

但愿“不被骚扰、不被捉弄”。

真正的成长不是年纪的增长,

变得人情世故,

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懂得了取与舍,

回归孩童时的直率和纯粹。

只要初心不变,归来依旧少年。

作者:听梦田

不忘初心,宝刀未老,请给好演员点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