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于海外艺人并不是刘思辰的最终目标,对于好好榜样而言,于公司内部形成自己的艺人经纪梯队才是最为重要的。这也是刘思辰一直以来的的终极职业目标,打造“一个足以代表时代的偶像艺人”。

作者 | 韩玥

采访 | 张一童 韩玥

这是「三声」报道的第486家创业公司

在许多人看来,成立不到一年的好好榜样似乎太过“幸运”。

当陆续签下韩国CUBE公司四位中国籍艺人的国内经纪约后,好好榜样为赖冠霖接下了由泰国热门电影改编的同名电视剧《初恋那件小事》,又将(G)I-DLE组合成员宋雨琦送到新一季《奔跑吧》中担任固定MC。与此同时,由马雪阳、余可、刘谨瑜、张猛、张铭轩五人组成的“好好仔”,代表其下属音乐厂牌好好栮朷被选进了腾讯视频刚刚上线的头部网综——《创造营2019》。

“幸运的成分一定有,但是确实也因为踏踏实实走了这么多年,在这个时候有了集中爆发。”好好榜样总裁刘思辰在接受《三声》专访时表示。从天娱传媒、索尼音乐再到欢瑞世纪,作为一名有着十余年从业经历的经纪人,刘思辰一手发掘并打造了包括李易峰、杨洋在内的多位一线偶像艺人。“虽然公司比较新,但是我已经是一个老人家了。”

这些在中国娱乐圈丰富的从业经验和成功案例,是韩国cube公司迫切需要的,双方多次洽谈后最终决定成为合作伙伴。在与cube合作之前,刘思辰还与韩国SM公司洽谈过其中国籍艺人经纪事务的合作,几番接触下来彼此对于艺人和公司品牌的规划在当时没有达成共识,但刘思辰一直关注着在韩发展的中国艺人的动态,之后最终与cube达成合作。在此之前,专注于本土市场的CUBE并没有设立海外事业部,赖冠霖在《PRODUCE 101》第二季中的走红和出道使其萌生了进军中国市场的想法,开始寻觅合作伙伴。在与几家公司洽谈后,CUBE看中了刘思辰自身的专业度,最终双方达成合作意向。

虽然内地偶像市场的崛起和政策的影响使得海外艺人错过了“归国黄金期”,在刘思辰看来,这次合作的重点在于“融合打通”,学习借鉴韩国公司成熟的工业化造星模式。

然而服务于海外艺人并不是刘思辰的最终目标,对于好好榜样而言,将学习到的经验用于自己新人的培养,于公司内部形成艺人经纪梯队才是最为重要的。这也是刘思辰一直以来的的终极职业目标,打造“一个足以代表时代的偶像艺人”。

去年3月,在与CUBE达成合作之后,刘思辰同步开启了第一期新人选拔招募,从二三百人中筛选出七位练习生,目标就是参加今年的偶像选拔类网综。经过八个月的训练和多轮考核面试,由马雪阳、余可、刘谨瑜、张猛、张铭轩组成的“好好仔”最终成功进入《创造营2019》。

在她看来,与此前传统的艺人经纪相比,互联网的崛起和流量时代的到来给予了新人更多上升渠道,“可能通过一个人设、一档综艺节目就能够让他出圈,让更多‘路人’喜欢上他。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做偶像会更简单。我觉得偶像一定是全面的,不只是某一种业务能力强,而是要有一些精神引领。”

只不过机会增加的同时,竞争格局也在进一步加剧。三家平台的三档偶像选秀将在今年为市场输送几百位男偶像,而更多传统经纪公司、影视制作公司、唱片公司的转型也让偶像市场显得愈加“拥挤”。

面对当下激烈的竞争环境,刘思辰并不畏惧。“首先我自己的业务能力比较能打,再一个就是我把这么多年带艺人积累的经验,以公司的方式呈现出来,其实跟之前做的事情没有太多差别。”

只是市场的瞬息万变使她不断强调公司需要走得更“快”。“如果我的艺人走在了很前面,团队跟不上的话就是在扯后腿,那我们只能被淘汰。”在她的规划中,“好好仔”从《创造营2019》回来之后,公司除了在音乐、综艺、影视等方面为其部署相关内容,还要快速优化自己的内部团队。

“竞争肯定会越来越激烈,但是要把这些压力转化成动力,去思考怎样才能活下来。这个行业是实打实的,要看成绩、靠作品说话,最后那些不靠谱的人和公司都会被市场淘汰。”

以下是《三声》和好好榜样创始人刘思辰的对话摘录:

三声:从去年开始“寒冬”二字一直笼罩着文娱市场,为什么会选择在2018年创业、成立偶像经纪公司?

刘思辰:到现在所有人都说是寒冬,但是我们运转还是很快,反而没有太多艺人活动停滞的感觉。

创业这件事起初确实是机缘巧合。我们团队早在带李易峰的时候就一直和韩国公司有业务往来,因为和韩国团队一直都有合作,所以对于去韩国务工的中国艺人也一直都有关注,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合作,去年CUBE的练习生赖冠霖刚刚在韩国出道,就有朋友跟我推荐他是一个政治立场特别正确的小孩,而且条件非常好,我觉得如果不签的话会很可惜。于是陆续签了CUBE几位中国籍艺人的国内经纪约。我是狮子座比较冲动,一拍脑门儿就赶紧做了,并且同步开始培养自己的新人。

三声:具体而言,我们和韩国CUBE公司的合作模式是怎样的?

刘思辰:我们负责CUBE整个中国区的经纪事务,你看到的他们在中国的所有工作都是我们来接洽安排。赖冠霖是CUBE第一个走向中国市场的艺人,在此之前他们没有海外事业部,想要进军中国市场就需要寻找合作伙伴,所以找到了包括我们在内的其他几家公司,开始筛选比较。到后期对方表示比较看重公司创始人自身的专业度,可能我让他们有信任感和安全感,所以选择了我们。

除了赖冠霖之外,我们还签了宋雨琦、闫桉、叶舒华,主要看中了他们身上那种独有的光芒。

三声:事实上内地偶像市场的崛起和政策的影响,使得海外中国籍艺人声势有所下降,在你看来现在开拓中国市场是一个好的时机吗?

刘思辰:坦白说现在海外艺人没有在一个黄金节点进到国内。我跟艺人也会交流,告诉他们回到中国之后在国情、思维方式上都会不一样,需要不断去调整和接纳。但可能正是这样的时间节点还能够帮他们谈下《奔跑吧》、《初恋那件小事》这么多资源项目,对于公司而言是展现能力的好机会。

其实在这次合作中我更看重的是融合打通。韩国的偶像产业已经相对成熟,我们要去了解他们运作艺人的方式,细致到每一个工种。说白了就是同样都是用韩国团队,为什么在韩国呈现得更洋气?为什么他们的歌会被大家喜欢、舞蹈能出圈?这些都需要我们通过跨国合作不断学习。

三声:宋雨琦作为新人,回国的第一档综艺就是国民级别的《奔跑吧》,这是如何洽谈成功的?

刘思辰:可能大家都觉得好好榜样的艺人很幸运,回国后的资源都很不错。幸运的成分一定有,但是确实也因为踏踏实实走了这么多年,在这个时候有了集中爆发。

宋雨琦之前有谈一些”芒果系”的综艺,但是因为档期问题没有谈成,对方在接触过程中觉得她特别好所以帮忙推荐给了《奔跑吧》团队,见面的时候大家一拍即合,一方面觉得艺人形象气质和节目很符合,另一方面可能是对方在和我们沟通的时候觉得特别舒服。

三声:除了几位出道艺人,我们在培训新人的时候是否会和韩国公司形成联动?

刘思辰:我们2018年3月和CUBE达成合作之后就同步开启了自己的新人培训。第一期练习生是跟韩国StarShip公司合作,前期都是由他们主打,后期因为我们有很实际的目标就是要进今年的选秀节目,所以给他们安排了更多的课外辅导。

第二期在和CUBE讨论要不要送到他们那边培训,但我会倾向于让孩子先在国内打好基础,再送到韩国做“升级”。确实有韩国老师跟我们表达过他们的苦恼,觉得中国孩子业务能力会相对弱一点,而且努力意识也不如韩国的练习生。我每次听到这个话都很生气。

其实赴韩培训还面临另一个问题。几乎各家公司都是交给韩国公司和团队做前期培训,韩方会要求所有练习生都是一模一样的,中期我们发现练习生之间同质化很明显,我们几个孩子的个性以及棱角基本上都快被扭转了,《创造营2019》的导演去韩国看他们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我就赶紧叫停了。在我看来中韩师资力量确实有差异,但是韩方更多是深造,如果要为一个节目或者一部戏作准备的话,国内的老师会更合适。这必须要灵活应对。

三声:对你来说,从零开始培养偶像,和之前带艺人在具体操作上有何不同?

刘思辰:其实现在的机会更多了。以前大家都是实打实耕耘,还在盯着专辑销售、等一些戏和机会。但是互联网时代、流量的到来,让大家有了更多包装运作的方式,可能通过一个人设、一个配角角色、一档综艺节目就能够让他出圈,让更多“路人”喜欢上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做偶像会更简单。我觉得偶像一定是全面的,不只是某一种业务能力强,而是要有一些精神引领。我希望好好榜样打造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偶像。之前在发布会的时候,我说我从业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足以代表时代的偶像艺人。这也是我职业的终极目标。

三声:国内偶像市场的迅速崛起导致各家都在抢夺练习生资源,你在新人招募的过程中有这种感受吗?

刘思辰:确实存在这种资源抢夺。基本上条件好的孩子所有公司都接触过,或者有一些小孩觉得还不错,聊完发现已经被签了。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海选面试的时候跟导演组、制片团队聊起来,大家会觉得现在的小孩条件看起来不错的会特别懒,不认真。还有人觉得我做一个小网红、拍拍照收入就非常好了,不想去吃苦当偶像艺人。所以确实新人不好找。

我们第一期来面试的一共有二三百人,从这里面挑了七个人,最终马雪阳、余可、刘谨瑜、张猛、张铭轩组成“好好仔”被选进了《创造营2019》,有两个落选了但是已经在拍戏了。我们计划在三月底、四月初开启第二期招募,整体会偏向演员方向,男女不限,也希望他们在《创造营2019》的表现和成绩可以为这次海选造势。

三声:今年三家视频平台都有偶像选拔节目,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创造营2019》?

刘思辰:确实三家都有去面试,也收到了另外几家的邀请,但是最后都放弃了。首先我对《创造营2019》的导演团队相对了解,大家都是从湖南广电出来的老同事,知道他们的风格和评判标准。其次,有一些节目可能是学员去服务节目,但是我觉得《创造营2019》应该会照顾到学员个人,能够把人捧出来。

实际上,我们为了能够进入《创造营2019》整体训练非常严格。他们五个人从选拔到进入《创造营2019》一共训练了八个月,经历了节目组好几轮面试,中间还有视频审核。在他们真正入营前,我从来没有表扬过他们,最后一个月我把他们从韩国拉回北京,在公司做最后的突击,所有事情我都亲力亲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日没夜地熬夜加班。虽然目前来看我们的入选率还挺高,但是我觉得七个人应该全进,包括另外两个孩子。

三声:这次马雪阳去参加《创造营2019》也引起了网友热议,这是他自己的想法,还是公司的决定?

刘思辰:马雪阳其实是我们音乐厂牌好好栮朷的负责人,也是我很多年的朋友。一开始签约给他安排了一些戏和音乐作品,但是去年跟《创造营2019》其中一个导演见面的时候,他说马雪阳很适合这样的节目。我们和他本人都认真考虑了一下,觉得确实是值得做的事情。对于他们已经出道的艺人来讲,这样的机会和专业舞台并不多,《创造营2019》一是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他这么多年对音乐的坚持,二是能让大家认识一个比较真实的马雪阳,有些争议也就不攻自破了。所以这是值得我们停下来半年的工作,好好去重新练习,重新开始。

三声:当平台给予公司艺人专业的舞台和曝光渠道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牵制着经纪公司自身的运作周期,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思辰:我们和平台沟通都非常顺畅,因为我之前在天娱也参与过“快男超女”这些选秀比赛,特别知道主办方需要什么,大家的界限在哪里。既然你选择这样的节目,让艺人、公司获得了很多,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像我们赖冠霖也是同类性质的节目出道,最后WANNA ONE告别演唱会我有去看,感触比较多,这种大平台能够给予艺人的成长帮助确实很强。

赖冠霖

三声:在你看来,最近新晋偶像的几起“解约风波”是否反映出经纪公司对艺人的话语权正在示弱?

刘思辰:不仅仅是现在,我从业这么多年,艺人想要解约公司,或者说跟公司有矛盾这是非常正常的。现在更多时候是你http://www.hongtongol.comhttp://www.hongtongol.com红你就有话语权,在韩国也是这样。

我一直不希望盲目去捧某个艺人,因为他不了解市场,没有站在第一线。公司和艺人之间的关系准确来说不是师生关系,是医患关系,我会尊重艺人,但是我会告诉他怎么样才是更适合你的,怎么样才能帮助你往前走。

三声:今年市场会诞生几百位男偶像,机会更多竞争也更激烈,你觉得好好榜样新人的优势在哪里?

刘思辰:首先我自己的业务能力比较能打,再一个就是我把这么多年带艺人积累的经验,以公司的方式呈现出来,其实跟之前做的事情没有太多差别。

我做新人不只是做歌手,而是全能型艺人。“好好仔”下了节目之后在音乐、综艺、影视上都有规划。例如影视方面,我们自己手上有两个IP项目计划在下半年启动,综艺已经锁定了两档。我现在更需要的是在短时间内优化团队,公司的运行节奏必须要快。如果我的艺人走在了很前面,团队跟不上的话就是在扯后腿,那我们只能被淘汰。

三声:除了创业型公司不断涌出,更多传统经纪公司、唱片公司也开始布局偶像赛道,这会不会瓜分我们的资源优势?

刘思辰:其实一些优质的传统公司进入偶像这片新市场,对于整个行业是好事,他会在某种程度上拉高大家的整体水平。索尼音乐娱乐今年向《青春有你》送了四位训练生,我还挺关心的,因为我之前也在索尼工作过,他们在音乐领域有多年的沉淀积累,确实是专业优质的团队。

当然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来做偶像,压力肯定会有,我跟孩子们也说不要只看自己公司内部要看整个市场,而且竞争肯定会越来越激烈,但是要把这些压力转化成动力,去思考怎样才能活下来。这个行业是实打实的,要看成绩、靠作品说话,最后那些不靠谱的人和公司都会被市场淘汰。

三声:站在当下这个节点,你觉得好好榜样如何才能“活下来”?

刘思辰:我觉得就好好榜样来说,第一步是走稳了,目前来说这个开篇是不错的。现在公司的艺人是11个人,我希望两年内扩充至二十人,工作人员在一百人上下。一个优质艺人是需要一个独立的团队去服务他,所以我们需要逐渐去匹配更专业的团队,并且要一直走在艺人前面,做到未雨绸缪。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